冷cp专业户,FDR迷妹。

【封神同人】钓者|感想向|

献给精神导师太公望,以及封神。

这是一切刚开始时发生的故事。那时候仙人还不单单存在于传说中,而历史也掌握在一个堆沙堡的小女孩手中。
如今已经成为神话的他,那时候脸上还挂着三条红晕,骑着像河马的灵兽四处奔波。

“你看,这钓钩是直的。”
“…主人你真无聊。”
被灵兽鄙视的他不慌不忙地收回钓鱼线,又装模作样地擦擦那根明显是针的钓钩,果不其然听到四不像不屑的鼻音。
他心情大好地将钓钩又一次甩出去,银色没入清澈的水中,泛起微微涟漪。
太公望看着鱼绕着钩子懒洋洋地游了半圈,摆尾离开。

水声潺潺,日光和煦。

渐渐地,湖水不再是湖水,鱼也不再是鱼。
鱼的尾巴先是让他忆起了虿盆的毒蛇,在鲜血中自如地来回。
妖狐的媚笑激得他一哆嗦,记忆的洪水一瞬间脱离他的掌握。
似乎可以嗅到硝烟的味道,夹杂着血的味道。
他看到年幼的自己努力吸气,试图把住熟悉的青草与泥土的芬芳,甚至牛羊的臭味都令人怀念。
然而半焦的大地没有留给他太多能追溯的痕迹。
对于十二岁的他而言,那即是世界的陨落。
他的血液似乎还记得当时滚烫的感觉。

他瞥见四不像不知从何处找来了些许碎末扔进水中,鱼群拥挤着抢食,水花仿佛溅到他的心中。
他懒洋洋地说:“四不,不要打扰我钓鱼。”然后抖了抖被用作鱼竿的打神鞭,无意中卷起一阵长风,在远处的云层中吹出一条通途。
仙人与灵兽都沉默了片刻。
“呀,风好舒服。”
“…主人你没控制好对不对。”
“闭嘴。”

仙界的生活正如一阵清凉的风,吹散了他作为一个少年的情绪。
他想起旅途刚开始的时候。
牧歌阵阵。羌笛长鸣。
后来的后来他在桃源乡也听到过如此平和的声音。
曾经的曾经他以为这将永远只留于自己的回忆中。
他俯视下方的牧童,仿佛看到自己。

老人曾说过,这世界若是不迎来大的改变,将会永远重复个人的悲剧。
朝歌的悲剧也证明了这点。
正因如此。
太公望又将钓钩收回,针泛着银白色的淡光。
他的挚友曾说过,他心中有一把锋利的刀。
他默默地听着背后传来的巨大响声抱怨:“又要忙了吗…”神情却带着几分自若。
于是这个三千年前的故事,正式拉开帷幕。
只有仙人还依稀记得,自由的锋芒破碎了道标。

而在无人听过的野史中,那个被称为众神之首,白发苍苍,道貌岸然,曾为了自己的理想锋芒毕露的神人,也曾失败,悲伤,后悔过。

他曾捡起自己的仇恨,却因轻敌而造成更大的错误。
因而他放下自己的仇恨。

他在桃源乡重获了与故乡故人相逢的一刻,但前路漫漫容不下美好的过往。
因而他放下自己的乡愁。

他在跨越时空的梦境中重构了自己的梦想,又越过它望见了历史必然的劫数。
他不愿选择永劫的幸福。
因而他放下自己的幸福。

他小心地擦拭着钓钩,直到银得发亮,然后,轻轻一挥,没入水中。
那把刀最终在历史轰鸣中生锈。

然而从开始到最终,那骡子似的仙人,永远是风淡云轻地啃着桃子,看着面前的钓线沉浮。

江山尽沉浮,人事皆寂寥。断崖绝壁处,留他一人,山间垂钓。


评论(15)
热度(2)

© 渭水三千 | Powered by LOFTER